世世代代以賣豆干為生的老街居民。(記者 李錕 攝)

拍抖音、曬美食、住民宿……盛夏時節,涼城利川又一次迎來一波接一波的游客。“柏楊豆干的味道讓我吃出了一種鹵肉的感覺!”7月17日,擁有上百萬粉絲的抖音達人“小步和嬌嬌”來到利川市柏楊壩鎮體驗制作柏楊豆干,親自動手學習豆干制作工藝,并全程參與豆干烘干過程。

柏楊豆干傳統制作工藝沿襲幾百年傳承至今,成為人們喜愛的地方風味小吃。其特點在于不用石膏及其他任何化學制品,只用當地泉水和傳統方式制豆干,自古有“出此山,無此水,便無正宗柏楊豆干”之說,被稱為“武陵土家一絕”。近年來,隨著利川市旅游業的井噴式發展,柏楊豆干這塊傳統金字招牌,正重新煥發生機,成為柏楊鎮主導扶貧產業。

大山深處的奇食

明清以來,柏楊集鎮一帶就有沈、姚、劉、敖四姓開作坊生產豆干。而演變成現在這種柏楊豆干的歷史要追溯到清初。

據當地人介紹,先輩臨街推磨豆腐,最初沿用添加石膏一法。一日,集鎮一沈姓男子外出有事,因路途遙遠多日未回,其妻王氏在家推磨做豆腐干,發現石膏用完了。

“這豆腐沒辦法推了!”埋怨丈夫久久不歸,又擔心做不成豆干,王氏一氣之下把熬制的香料也倒入桶中。

中午已過,王氏的小兒子無意中揭開木桶蓋,卻見豆花已凝固成豆腐,香味撲鼻,讓王氏大吃一驚:明明沒有添加石膏,怎么也成了豆腐?

王氏遂把這缸豆腐做成豆干,其口感比加石膏的更香、更醇、更柔和。夫婦二人又多次試驗,加工成厚豆干和薄豆干,均不需要石膏。

用同樣的方法,王氏和沈氏到鄰近外鄉制作豆干,則非得要添加石膏不可,令王氏和沈氏先輩大惑不解。

清康熙年間,柏楊壩豆干作為貢品進貢給朝廷,康熙皇帝揮筆御賜“深山奇食”金匾,鄉人皆以柏楊壩豆干為榮。

柏楊壩村內的龍洞灣、巖洞灣泉水,四季不干,泉水清澈,為地下深層礦泉水,是當地居民幾百年來賴以生活的水源。

“為什么只有用鎮上的龍洞灣、巖潤灣泉水可不添加石膏推制豆腐?”這個千古之謎幾百年來無人能解。自20世紀80年代末,沈記柏楊壩豆干傳人遂以家規形式定下規矩:凡沈記族人皆不可到異地推制豆干,守一方山水,敬一方天神。

一代一代相傳,這一獨特工藝在當地傳承,成為集鎮上居民賴以謀生的一大手工業。

古鹽道上的口糧

“一口豆干一口酒,挑鹽就往四川走!”柏楊豆干,曾是被稱為“鹽大路”的古鹽道上挑夫們的重要口糧,也是湖北人到四川挑鹽帶去的絕佳禮品。

以海拔1578米的齊岳山為界,南邊是湖北利川,北邊是重慶云陽。清代古鹽道自清朝末年“川鹽濟楚”開始形成。鹽道沿線活躍著大量客商、挑夫和馬幫,從云陽挑運大量食鹽,通過鹽道輸送到利川、恩施等地。

舊時,古鹽道是通往鄂西武陵山區的唯一通道,素有“南方絲綢之路”之稱,是一條數百萬人口的生命線,是當時社會經濟的大動脈。

“我小時候經??醇粞蔚穆蚨垢?。”69歲沈金鐘老人做了一輩子豆干。據他回憶,父親沈應文在集鎮做餐飲,家里也生產柏楊豆干。每逢趕集,便有鄉鄰在店里買上幾塊豆干,加上三兩白酒,一坐就是一下午。

鄉鄰要翻山越嶺去云陽挑鹽的時候帶上豆干。因為路途遙遠,豆干保質期有限,當地人將做好的豆干用帶倒鉤樹刺掛在自家堂屋風干后在路上易于保存。

五人一對,十人一組,帶上豆干,挑夫們便開始了數十天的挑鹽之旅。“散裝的在路上吃,包裝好的就作為禮品拿去送給四川那邊的鹽商。”當地人回憶。

百年手藝的傳承

“我們家祖祖輩輩都是以做豆干維持生計。我不做,兩個女兒讀書學費哪里來?”50歲的李繼端做了一輩子的豆干。

李繼端家住柏楊壩鎮柏楊壩村2組老街。1995年結婚后,他便繼承了家里手工豆干作坊,在七輩人住過的老房子門口賣起了柏楊豆干。

每天早上四五點起床,然后是一整天的忙碌,李繼端說:“停不下來,必須一件件緊接著做,不然一天的活兒就白干了。”

磨豆、過濾、燒漿,看似簡單,步驟煩瑣,每一步都得仔細。用大鍋燒豆漿的時候,需要等上二十分鐘,等表面結上一層薄薄的“豆油皮”。

“別小看它,這東西出過國,前幾年有客人從我這里帶了好多去美國,洋氣!”李繼端手指上是厚厚的繭,顯得指節粗大。

每每鎮上趕集,那些往來了多年的顧客都會聚在門口,等著剛出鍋的“胖子豆干”。有粗著嗓門和路過的熟人打招呼的;也有拿了熱豆干裝在盤子里,沾上辣椒,就地開吃的;還有等不及,直接動手去幫忙翻烤的。

李繼端也不在意,抬頭笑笑,繼續忙自己的活兒。每天都在老街擺上木架,鋪上豆干。

隨著“涼城”名氣越來越大,很多外地來避暑的游客爭相到他家購買手工柏楊豆干,對手工豆干贊不絕口。

“那些外出的人掙了大錢,我不羨慕,我推我的豆干,過得也很舒服。”有人問他,還要做多少年的豆干,他說不知道。

幾十年起早貪黑,眼角和額頭的皺紋記錄了李繼端對柏楊豆干的“忠心耿耿”。

脫貧致富的引擎

1997年,川湘鄂“三省邊界商會”在利川召開,會議期間,三省特產參展。“我們當時帶的黨參、烤煙和豆干。”時任柏楊壩社區主任的沈金鐘回憶,當時用紅線將豆干捆在干木頭上,整齊地擺放在展柜上。

這奇特的“打扮”加上又小又薄的“豆腐塊”很快吸引了外省企業老板的注意:“哪里的豆腐這么薄呀?”外地老板們紛紛對豆干產生了好奇,要嘗嘗這“薄豆干”的味道。

“味道好,有特色!如果需要大量訂購的話,保質期如何?怎么包裝?需要找哪里的廠家?”這一嘗味道,商人的問題砸向沈金鐘。

回到家里,看著一街上下都在生產柏楊豆干,可基本都是本地人買,如何把豆干賣出去?沈金鐘動起了腦筋,他將做好的豆干用真空包裝做實驗,發現能存放一年多。于是,他建了工廠,同時大量收購當地的豆干對外銷售。

自此,柏楊豆干走上了產業化的道路。

前些年,當地一些商戶以次充好,相互殺價,惡性競爭,壞了柏楊豆干名聲,也破壞了經營秩序。豆干產業低迷,一度陷入困境。2016年,柏楊鎮制定《柏楊壩大豆產業發展規劃》,決定重新擦亮傳統招牌,讓傳統豆干成為柏楊鎮主導扶貧產業。

40歲的沈強是沈家豆干制作的第十代傳人。在鎮政府支持下,沈強注冊了“好吃婆”商標,成立了協會。協會鼓勵農民種植當地優質黃豆品種,并與800多戶農民簽訂?;ぜ凼展盒?。當地品種的豆子抗蟲害、抗倒伏,不用打農藥,蛋白質含量高。這一來,就保證了原料品質。

在政府和協會組織下,每年有數千農民系統學習傳統豆干制作技藝,鎮政府和協會共同規范豆干制作流程,統一標準、價格和質量檢測,對于弄虛作假的商家堅決取締。

“柏楊豆干的香味又回來了。”沈強不僅向會員免費提供沈氏獨家香料調味秘方,而且研發出麻辣、五香、雞汁等口味,豆干成為老少咸宜的休閑食品。

背靠大水井景區,旅游旺季里,柏楊集鎮上每天都有100多輛旅游大巴???。游客們停車吃豆干火鍋,再隨手買幾包豆干當伴手禮送人。“一大件才100多元,既好吃又實惠。”

“去年賣得最好的一天,城區一天賣掉12萬元,大貨車足足送了6趟貨。”沈強告訴記者,如今全鎮做豆干的作坊就有100多家,柏楊豆干傳統制作工藝已申請獲得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走進利川市沈記好吃婆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豆干加工廠,工人們正加緊趕工。這群工人中,有將近30%的貧困戶。“很多貧困戶發展產業缺技術,我們手把手教會他們。”該廠廠長劉宏德說,貧困戶來廠里打工,一個月能拿到3000元左右的工資。

該公司制作柏楊豆干一年需要數千噸大豆,從前,大豆需要大量從東北采購。如今,當地政府組織該公司與貧困戶簽訂種銷合同,并為貧困戶集中購買了產業保險,邀請專家開展大豆種植技術培訓,在全鎮發展了2500多畝大豆。在協會帶領下,已有5000多戶當地村民加入種豆、加工、勞務、銷售、餐飲一條龍的豆干產業鏈。

柏楊豆干,正成為柏楊壩人脫貧致富的強力引擎!

責任編輯:劉艷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